看啦又看小說網(www.goldenvictory.com.cn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,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!

第一百四十七回:再談

    那雪落得將要埋了門檻的時候,梁書越產下一個女嬰,小姑娘渾身青紫,病病歪歪,哭都哭不出聲兒來。(m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機版)

    陸冥之給她取名舒簡。

    “能活下來就不錯了。”這是顏初的原話。

    陸冥之抱了一抱,就趕緊放了下來,實在不敢再抱了,他生怕把小女兒的胳膊弄斷了。

    過年那幾日,陸冥之回了軍中,推托說沒有留外人在自家過年的道理,只說破五再歸。

    溫桓道:“將軍不若留下來,我廣陽王府向來人丁單薄,多些人也熱鬧。”

    陸冥之笑了笑,道:“軍中也人多,更是熱鬧我陸冥之同那幫子兄弟兄弟過慣了,我若不回去,他們還不鬧翻了天。”

    溫桓又道:“將軍是熱鬧了,可老夫呢?”

    陸冥之又笑道:“不若王爺也來軍中湊湊熱鬧?”

    溫桓大笑了三聲剛待開口。

    陸冥之又道:“將軍有誠宜縣主陪著,算不上什么寂寥。”

    話說到這兒了,實在是不便再留人。

    溫桓開口有道:“只是尊夫人才剛生產,還未出月,這總不好吹風走動罷?不如留在王府之中,也好照應著些……”

    這是要留人質?怕他陸冥之回去就領了昭軍和神策軍殊死一搏嗎?

    陸冥之道:“夫人體弱,自是不好走動,此回便只我同燕師爺回去看看兄弟們,權當是巡個,營其余人還留在王府,王爺看可好?”

    這是要把暗哨全留下來。

    溫桓聽罷,只當是雙方各退了一步,便也不再勸他。

    陸冥之回頭看了眼燕齊諧,朝外走時悄悄湊近了他,輕聲道:“把顏初也留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軍中過年熱鬧,也歡喜,歡喜都是做給旁人看的。

    陸冥之回了營,強撐著病體親自點兵列陣,操練了一番,全軍披甲執銳,枕戈待旦。待過幾日破五,陸冥之又去王府之時,一旦有何不測,便聽令拼死和神策軍一搏。

    主帳之中,點了一盞昏黃的燈,照著陸冥之的臉,依舊是病態的白,他扯了一把椅子來,金刀大馬坐在上頭,喚了燕齊諧來:“我得去找溫桓再說說了。”

    燕齊諧點頭道:“也是,再拖下去未必對我們有好處。”

    既然這廣陽王府里的人敢拿婦孺當軟柿子捏,那就保不齊他們還會做些什么事,還不如抓了這個把柄,也好跟對方談條件。

    陸冥之手中握著破月槍,細細用布擦了擦槍尾的錯彩鏤金,道:“明日破五,一早便歸。”

    建平十九年正月初五,陸冥之燕齊諧再入廣陽王府。

    是夜,一番飲宴過后,陸冥之便笑道:“雖不是頭一回嘗這王府中的菜肴,但依舊覺得不同凡響。”

    溫桓也跟著笑道:“將軍謬贊了。”

    陸冥之道:“都說大家規矩‘食不言寢不語’,如今已然酒足飯飽,只怕是到了該言語的時候了。”

    溫桓會意,便知他是又要將這些日子來不曾談攏的事兒在度提道面上來。

    他示意了左右,左右知趣退下。

    旋即他又抬眼,看了看燕齊諧,問道:“燕師爺可是還未吃飽?不如再給師爺拿些點心,你看可好。”

    燕齊諧咬了咬牙,這是在趕他走呢。

    竟然要他也回避。

    燕齊諧扯出一個笑容來,眉眼彎彎,口中道:“不必了,如今我也乏了,便想早些回去休息,便不陪王爺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轉頭,對著陸冥之道:“哥哥,我就先回去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四個字只做了口型,并未發聲,但陸冥之讀唇語也當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他朝著那兩人拱了拱手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剛一出去,立即手就搭在了劍上,并不回屋,卻只待在了方才飲宴的室外墻角。

    他示意了幾個暗哨,別離太遠。

    他不敢保證這王府里是不是會有神策軍中專主暗殺之人。

    燕齊諧多希望自己這會兒生了甚么能穿墻透視的神功,可這自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堂中,溫桓好整以暇地看著陸冥之,笑道:“恭喜將軍喜得千金。”

    陸冥之“哼”了一聲,并不答話。

    溫桓道:“將軍是想通了,愿休妻再娶了?”

    陸冥之搖了搖手中的酒杯,道:“冥之少時讀史書,有一事令冥之疑惑至今。”

    溫桓笑道:“不妨說來聽聽。”

    陸冥之道:“東漢光武,名劉秀。雖為漢室貴族,卻也家道中落,于家中務農多年。曾嘆‘做官當做執金吾,娶妻當娶陰麗華’。年二十有九,歸麗華。后起兵以匡漢室。”

    他說自此處,抬眼看了看溫桓,接著道:“行至真定縣,又娶郭圣通。陰麗華自降為妾。自此,多遭世人詬病。王爺說,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溫桓答:“糟糠下堂,背信棄義,于德有損。”

    陸冥之瞇了瞇眼睛,笑道:“糟糠下堂,背信棄義,于德有損。說的好,冥之受教了!”

    他看向溫桓,眼神一剎那間利如刀鋒,道:“王爺是決意打算讓我陸某人做這背信棄義之人?損我陸某人的陰德?”

    溫桓也冷笑三聲道:“你既然想要老夫手里的神策令,就該付出些代價來,不然豈不是白白便宜了你?”

    他又道:“你倘若不休妻另娶,難不成要我大越堂堂誠宜縣主,與你作妾?”

    陸冥之笑道:“那你就這般欺負到我陸冥之頭上來了?你打的好算盤,是打算一尸兩命還是去母留子?”

    溫桓啞然,現下辯駁幾近無用,雖說溫琪孌也同他說過,她并無做出傷害梁書越母女的事兒。但畢竟此事是在自己府上出的,他們父女都脫不開干系,此刻辯駁反倒是像“此地無銀三百兩”了。

    況且,就算他辯駁了,也得看他陸冥之信也不信。

    倘若陸冥之執意不許,率昭軍同那二十萬神策軍拼死一戰,他還未必有勝算。

    不過是兩敗俱傷罷了。

    只他還與陸冥之不同,他尚且還有東山再起之日。

    可他呢,他已時日不多了。

    那他的管彤又怎么辦?和昭軍拼死過后的神策軍也是該七零八落了。

    管彤該怎么辦?
51计划网pk10飞艇 文昌市| 蒲江县| 惠安县| 旬阳县| 清涧县| 宁海县| 读书| 临澧县| 泸西县| 金乡县| 喀什市| 宣恩县| 上思县| 年辖:市辖区| 安福县| 汕尾市| 中卫市| 东丰县| 临清市| 景洪市| 彭水| 沂南县| 搜索| 东莞市| 邯郸市| 大足县| 临湘市| 高尔夫| 安阳市| 岳普湖县| 台东县| 长岭县| 城市| 天津市| 华亭县| 岑巩县| 临沧市| 武冈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