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說網(www.goldenvictory.com.cn)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,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!

第九百八十一章 操控輪回

    余生在后面合計。(看啦又看手機版m.k6uk.com)

    若按魚頭妖這法子,他客棧豈不是虧很慘?

    于是他喊道:“只許這一次,下不為例,下次他想死,你別攔著他。”

    魚頭妖向余生點頭,“放心,絕不攔著他。”

    他們腳步很快,身影迅速消失在石橋的盡頭,余生他們則慢慢的在后面走著。

    等穿過廣場的時候,但凡見到兩只貓,所有經過的妖怪都指指點點。

    這讓兩只貓愈加猖狂,趾高氣昂的走在前面,余生他們倒像是仆人。

    等上了臺階,進城門的時候,守衛正是紅家的妖怪。

    他們見到兩只貓嚇了一哆嗦,“貓,貓!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怕什么!”

    余生沒好氣的說:“兩只貓而已,放心,它們吃不了你們。”

    這兩只貓典型的欺軟怕硬,當初見到客棧的大老鼠,嚇的貓臉盡失。

    還有一次,它們在鎮子被一條狗打敗后,把人剛滿月的小奶狗拐帶回來,狠狠地出了口氣。

    更何況,相比面前的蝙蝠妖,黑貓和警長對魚頭妖更感興趣。

    方才它們在魚頭妖腳邊“喵喵”的叫個不停,若不是魚頭妖高大,估摸著它們就下口了。

    “喲,是余掌柜。”紅家妖怪見到后面的主人,立刻放行了。

    今兒客棧開張,全城有頭有臉的妖怪都去捧場了,守城門的護衛自然也認識余生。

    余生他們暢通無阻的進到了寒山城,見街上的行人明顯少許多,他們打招呼方式也變了。

    “哎,沒過去?”

    “剛吃完。”說這話的妖怪嘴邊油漬還在,舍不得擦,深怕別人以為自己沒去。

    說“沒去”的妖怪,大多數是沮喪的,還有不少虎視眈眈的瞅著行人,想弄點兒錢。

    余生他們剛轉過一條街角,迎面一個影子向余生腳邊跌來。

    “哎呦”,黑影十分浮夸的跌倒在地上,“你碰到我了,賠錢,沒有六十三貫這事兒過不去。”

    余生一聽,這錢數正好是他客棧三道有靈力菜的數目。

    他再低頭一看,樂了,“這不是老熟人么,不偷凳子,該碰瓷了?”

    躺在地下的小狼妖抬頭見是余生,忙站起來,“那什么,今兒天氣不錯,適合打滾…”

    “嗨,嗨,撞倒了人得賠錢啊。”不知道在哪個角落的大狼妖鉆出來。

    余生側身,一臉不善的看他。

    大狼妖匆匆腳步停一下,然后面不改色,繼續指著余生,“聽到沒有,說你呢!”

    他胳膊一直指著,與余生擦肩而過,站到小狼妖面前,指著他:“你,快賠錢!”

    小狼妖也機靈,“沒,沒撞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用賠”,大狼妖頭拉著小狼妖頭也不回的向前走,“記住老爹的話,撞了人得賠錢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”,小狼妖答應著,消失在視野中。

    公孫不吹苦笑,“余掌柜,看到沒有,你客棧菜價忒高了,逼的大家都走上邪路了。”

    余生領著人繼續向前。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,價格已經很合適了,只不過…”

    他回頭看著公孫不吹:“你們四大家盤剝的太狠了,讓百姓手里沒有余錢了。”

    衣食住行都要錢,娶個媳婦還傾家蕩產,能有錢下館子就怪了。

    余生說著,又向前走幾步,碰見一乞丐,“行行好吧,只要六十三貫,我回家的盤纏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路邊還有妖怪拿著一刀叫賣:“買刀了,倒賣了,絕世寶刀,只要六十三貫!”

    “甩賣了,甩賣了,小姨子跟著隔壁老王跑了,一百二十六貫,老王妹子帶回家!”這妖怪更離譜,直接把價格提到了兩倍。

    “也對,畢竟兩張口。”余生正在心里合計著,“吧唧”,一妖怪摔死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去”,余生被嚇到了,跳到清姨身邊,“這什么東西!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清姨她們驚訝的看著余生。

    余生這才看清楚,原來是一鬼摔死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這鬼收拾一下身子站起來,轉身剛要回去繼續跳,見余生看著他,訝異:“你看得見我?”

    余生點頭,“你這是…”

    “嗨,別提了,背了三十年房債,本以為跳樓自殺可以一了百了,誰想到被紅家殺雞儆猴了。”

    鬼告訴余生,紅赤焰不知道從哪兒請了個高人,不許他去往輪回,必須一直這樣跳,跳上三十年才可以去往輪回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余生皺緊眉頭,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在他的認識中,只有鬼自己決定能否去往輪回,別人是不能左右的。

    這紅赤焰從哪兒找的高人,居然到了可以操控輪回的地步!

    “當然是真的,不信你問問別人。”這鬼嘆口氣,“自從我跳樓自殺成這模樣后,所有欠紅赤焰房錢的妖怪都不敢自殺了。”

    據他講,每次跳樓的疼痛一如跳樓死去時那般疼痛。

    “每天還得跳夠一定次數,不然有萬蟻蝕骨之痛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句,鬼不再跟余生說話了,他得抓緊時間去完成今兒的目標。

    余生目送他上去,又跳下來,回頭問公孫不吹知不知道這件事。

    “這我知道”,公孫不吹說,“紅赤血身邊曾來個怪東西,是他做的。”

    當時這怪東西施法,讓所有百姓看見了鬼一遍又一遍跳樓的凄慘模樣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城里所有百姓都不敢欠紅赤焰房錢了。

    “怪東西?”余生納罕。

    公孫不吹點頭,那東西藏在一個黑色長袍中,遮住了身子所有部位,迎面看去,斗篷里一片漆黑。但他會說話,會揮灑著袖子作法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是人還是妖,他似乎是個影子,永久藏在黑暗中,見不得陽光。”公孫不吹說。

    余生和清姨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“操控輪回”,清姨沉吟,“這似乎是北荒王具有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但北荒王又在很遠的北面。

    “你對這怪東西了解多少?”余生問。

    “不多,你可以問紅赤焰,我也不知道他從哪兒把那怪東西找回來的。”公孫不吹說,“不過在一次喝酒時,我聽紅赤焰說,他為了讓這怪東西出手,花了非常大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但讓公孫不吹疑惑的是:“他似乎又不在意這個代價。”

    兩者之間忒矛盾了。

    余生滿腹疑竇,決定等見到紅赤焰后問他一句。

    他們這時已經到了客棧不遠處,見街道密不透風,容不下他們落腳。

    好在有側門,余生領著清姨進去了。

    兩只貓寸步不離的跟在后面,進了客棧后才又張狂起來。
51计划网pk10飞艇 阳曲县| 尖扎县| 永州市| 曲周县| 高青县| 辰溪县| 田林县| 乌拉特前旗| 长春市| 叙永县| 无为县| 广德县| 贡山| 汶上县| 三明市| 通辽市| 清原| 新竹县| 中牟县| 额敏县| 滨州市| 虞城县| 盐边县| 双流县| 重庆市| 中江县| 商城县| 宝坻区| 镇坪县| 射洪县| 晋宁县| 天津市| 固始县| 济宁市| 分宜县| 霍州市| 平武县| 黄骅市|